十分PK拾

                                                        来源:十分PK拾
                                                        发稿时间:2020-06-01 10:46:05

                                                        孙成昊: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专家简介(按姓氏拼音顺序排名):

                                                        美国本身是一个移民国家,美国一直想打造一个所谓的大熔炉,就是不管什么人来到美国都会成为一个标准模式的美国人,可以把族裔的特点融入到美国人身份特征上。但是这几年发现身份政治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大家可能更强调自己是什么族裔的人,要为自己的族裔争取权益,这跟美国联邦政府的一些国内政策的引导很有关系,也跟特朗普近4年来的执政很有关系。如果美国国内的政客不去改变利用美国分裂捞取政治资本的导向的话,我觉得美国的族裔问题是得不到解决的。

                                                        种族矛盾是美国一种痼疾,而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整个社会向右转,导致美国社会中种族歧视进一步泛滥。特朗普可能是这几届政府里和黑人最疏远的一任总统,再加上疫情,就可能使这个问题变成了一个很大的事情。

                                                        总而言之,警察致弗洛伊德死亡,直接激发了黑人内心深处对历史上遭受歧视的深层次记忆,现实生活中遭受不良待遇也强化了这种悲惨记忆。再加上现在美国国内社会高度分裂,白人与黑人以及其他族裔之间族群对立严重,这使得当前种族骚乱的规模和影响更大。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特朗普执政以来实施的这些国内政策,对于少数族裔来说都是非常不友好的。比如说他推出一些比较强硬的移民政策,包括之前在处理一些白人至上主义团体,特朗普表态或者处理方式比较偏向白人。在大选的背景下,他的这种政策肯定是倾向于自己的铁杆选民,所以加上选情的背景问题就更加复杂。

                                                        倪峰:我想主要是因为这个矛盾和现在的疫情叠加了。由于疫情的影响,美国现在的失业率已经突破了大萧条以来的最高点。在这种情况下,其实美国各种矛盾都在激化。这个事情(弗洛伊德之死)就成了一个爆发点,最终造成在全国范围内爆发的局面,这可能是关键的原因。

                                                        澎湃新闻:这场抗议浪潮无疑又给今年的美国大选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因素,您怎么评估这一事件对大选的影响?

                                                        涉事的4名警察中,只有绍文被控三级谋杀和二级过失杀人,其他3人只是被警局开除。“弗洛伊德先生死在我们的手中,因为我认为这件事属于共谋。”阿拉东多说,“默不作声、无动于衷,你就是同谋。但凡有一个声音站出来阻止……我本希望这能发生。”然而,这样的事情却没有发生。那天晚上,46岁的弗洛伊德被前警官德里克·绍文跪压住脖子长达近9分钟,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阻止。

                                                        示威者的怒火还直接烧到了白宫前。在经历连续2个示威的不眠之夜后,华盛顿特区31日进入了首个宵禁夜。夜色渐深,示威者与警卫间逐渐紧张了起来。接着罕见的一幕发生了——白宫熄灭了它华盛顿特区夜晚的标志性灯光,陷入一片黑暗中。但此时,白宫外围多处地方却燃起了烈火:示威者们纵火、焚烧国旗,甚至连“国家历史地标”圣约翰教堂都被点燃。